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主人寄语流光字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主人寄语流光字

主人寄语流光字:记忆的味道 家的味道

时间:2018-2-20 20:41:4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27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小的时候,总被大人们教各种规矩,“饭桌上,长辈不动筷子,晚辈就不能先吃”就是众多规矩之一。这在平常还好,逢年过节就很难熬了。 我家长辈手艺很好,年夜饭总是格外丰盛。春节这天,从中午开始大人们就忙着张罗,我们兄弟姐妹偶尔会趁他们背过身去时,悄悄伸出小手,迅速把手中的“赃物”放到嘴...

  小的时候,总被大人们教各种规矩,“饭桌上,长辈不动筷子,晚辈就不能先吃”就是众多规矩之一。这在平常还好,逢年过节就很难熬了。
    我家长辈手艺很好,年夜饭总是格外丰盛。春节这天,从中午开始大人们就忙着张罗,我们兄弟姐妹偶尔会趁他们背过身去时,悄悄伸出小手,迅速把手中的“赃物”放到嘴里。这个过程,更多的体验不在“吃”,而在“偷”。那种小诡计得逞的快感,脸上不能表现,只有在眼睛里闪着“贼光”。其实,这些小动作,爸妈早就看在眼中,但他们愿意包容我偶尔的调皮。
    同样是在长辈没有动筷子的时候,换个场景,情况就截然不同了。
    三十晚上,饭菜还没有正式上桌前,大人们都在厨房里忙碌着,厨房里自然没有多余的空间给孩子们。这时候,我们就会赖在门边或厨房的角落,等有可吃的半成品出锅时,就凑过去先尝一口。
    有刚炸好的排骨、丸子,也可能是煮好的青菜;或者是刚起锅还冒着热气的八宝饭;甚至有时,只是一勺才开封的醪糟,甜甜的、凉凉的。把这些东西递给我时,妈妈总是带着微笑。而比妈妈的眼神还要让人满足的,是那些半成品刚放到我手上时,就像刚刚完成变身的灰姑娘,简直美味到灵魂深处,超过饭桌上的成品佳肴。在幼小的我的心中,那是厨房外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美味,是我和妈妈的秘密,是只有躲在厨房里的我才能得到的特殊“礼遇”。

    记忆中的除夕,我们家总是一大家子人。不管身在何处的亲人,这一天总不会缺席。
    团团围坐在桌前,吃过一大家子忙碌了一天才完成的年夜饭后,家人会凑在一起打麻将,到了12点左右,祖母就会去厨房准备宵夜。
    她拿出一包糯米粉,倒进大铁盆,加水,反复揉捏几次,白色的糯米粉就变成一个个圆圆的、平整光滑的丸子。而我们在一旁,眼巴巴看着,等丸子下锅。
    但丸子这时还不算完成。下锅前,祖母会用两根手指夹住丸子的中间,一捏,丸子变成了中间凹,两边凸的形状。祖母说这像铜钱,吃了来年就会财源滚滚。于是,这种形状成了我分辨市场上售卖的汤圆和家里手工汤圆的标志。
    每年的除夕宵夜,代表着除夕这一天的结束。吃过一碗汤圆,醒来后,就可以穿上新衣去拜年......这个传统在我们家,已经有20多年了。“年是老人和孩子过的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
    后来,家里没有祖母了,外婆便自觉成了那个揉汤圆的人。每个人心里的年味一直都在,这是伴随我们一家永远的“年味”。


相关评论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365bet投注)
黔ICP备15001224号-2